今天是:

欢迎来到安徽省法学会官网!

高级
搜索

欢迎来到安徽省法学会官网!

高级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研讨成果 - 学术研讨

学术研讨

从民间借贷乱象看民间借贷治理

发布时间:2015-01-06 阅读次数:


从民间借贷乱象看民间借贷治理

孙可发
  内容摘要:民间借贷以其快速、便捷的优点,解决了很多中小企业、经营者的融资难问题。但近几年,民间借贷被面目狰狞的食利者们发展得面目全非,几成“高利贷”的代名词,跑路者纷纷出现,一些玩民间借贷的“大鳄”因涉嫌犯罪锒铛入狱,引发大面积社会问题,已严重影响到社会稳定。本文拟从民间借贷的乱象分析入手,提出一些使民间借贷回归良性的建议,以期抛砖引玉。

  近年来,民间借贷在我国发展势头迅猛,大有全民借贷之势。民间借贷到底是洪水猛兽,还是草莽英雄?笔者最近三四年办理了大量民间借贷案件,有机会接触到其中纷繁复杂的人和事,感觉问题太多,正所谓“民间借贷,乱象丛生”。笔者将办案中所思、所悟整理成篇,拿出来供大家参考。
  一、民间借贷之乱象分析
  乱象之一:借贷主体铺天盖地。
  所谓的民间借贷并非简单地发生在公民之间、公民与法人之间、公民与其它组织之间,其主体太乱了。近几年,各种担保公司、典当行、寄售行、投资公司如泉涌一般在大小城市里的大街小巷出现,几乎都在从事民间借贷或相关的业务。据中国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显示,温州大约89%的家庭、个人和59%的企业参与了民间借贷。媒体报道,鄂尔多斯几乎“家家房地产、户户典当行”,都在从事民间借贷或相关业务。参与的不光是普通个人和企业,家家户户都在搞,国家公务员在搞,事业单位的人员在搞,甚至少数律师、法官也在搞。现在少数银行也充当着民间拆借“二传手”。领导们暗一点,民众明一点。为什么这么多人那么乐于投身民间借贷?主要是民间借贷火爆异常,赚钱似乎特别容易特别快。但什么事都是物极必反,生意场上更是如此,人人都参与的生意就必然崩盘。
  乱象之二:拨开借贷的面纱,丑陋不堪!
  丑陋之一:欺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凡有民间借贷的地方,就有欺诈。这些欺诈表现在方方面面:亲戚骗亲戚、朋友骗朋友、战友骗战友、同学骗同学,既有出借方的欺诈行为,也有借钱方的欺诈行为;既有借钱时手续上的欺诈,更有借钱后还钱过程中的欺诈。借钱的时候,保证他肯定有能力还,实际上到时能不能换他根本没底;借钱时说肯定按几分利息准时支付,实际上支付利息时能赖就赖,届时不但利息不全给,甚至本金也不一定能还齐;借钱时说这钱急着用于什么什么,都是正规用途,实际上拿到手后怎么用他自己甚至都想不到。专玩民间借贷的人几乎没有一句话能听。他们之间有数重借贷关系,骗来骗去,到最后谁都不知钱借给谁了。他们为了让人相信他们强大的经济实力,通常都开豪车,玩的都是大场面。可以说一切都在欺骗中进行。
  丑陋之二:逼迫。民间借贷过程不但欺诈无处不在,还有很多逼迫手段。逼迫手段之一:借钱时必斩头息。现在斩头息的方式颇为隐蔽:先按借条上的数字把钱汇给借钱人,然后立马跟着借钱人一起去银行逼迫其把斩头息取出交给出借方。这样表面上借钱方拿到了借条上完整的数字。逼迫表现之二:借款到期还不上时,出借人按照“约定”的利息逼迫借钱方将计算出来的纯利息重新打借条,同时要求借钱方将卡和密码提供出来,出借方将计算出来的利息打进该卡然后立即自行取出,再将卡立即返还给借钱方。这样表面上借钱方又多了一笔借款。逼迫表现之三:逼债。这个非常之多,手段是五花八门,软硬兼施。出借方常逼迫借钱方将有关产权证件原件交给出借方扣留,甚至办他项权证。还有在讨债过程中逼迫借款方追加担保人。现在的讨债公司也有不少,武力、半武力讨债屡见不鲜。
  乱象之三:民间借贷滋生问题众多。
  民间借贷监管方面一直是真空,使得民间借贷逐步向“高利贷”方向发展,一旦发展到一定程度资金链必然断裂,这种情况下民间借贷势必会演变成洪水猛兽。现在大多数民间借贷均处于灰色甚至黑色领域,没有在阳光下运作,出现这些问题在所难免。高利贷让民众财富被变相疯狂血洗、让百姓陷入人性扭曲。在一些地方,民间借贷案件甚至成为法院民事案件的主要部分,案件数量多、标的额大、执行难、战线长。而且到法院诉讼的还只是民间借贷的冰山一角,还有相当一部分没有提起诉讼,很多是无法诉讼。有不少“大手笔”的民间借贷者跑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借钱者一旦跑路,即引起连锁效应,最终导致大面积百姓受损。食利者的获利源头来自于实体产业,如若企业因无法消化高企的财务成本而倒闭,那么预期中的高利息回报必然沦为“无本之木”。更何况,前期高利贷的获利示范效应吸引了许多实体资金转道加盟,产业空心化日趋严重,民间借贷越来越像一座空中楼阁。一旦某一环节出现纰漏,其间的风险就犹如多米诺骨牌般扩散开来,给当地经济与社会安定带来重创。
  滋生问题之一:让很多企业、经营者不堪重负,直至倒闭。
  民间借贷就是高利贷,很多中小企业急用钱时不顾一切,被民间借贷手续快速便捷的表象所迷惑。实际上民间借贷手续虽快速便捷,但利息高得吓人,月息五、六分已属正常,还有月息超过一毛的,更要命的是还要去掉斩头息、到期不还计算复利,这样一年下来利息可能超过百分之百。一旦卷入高利贷,本来效益不好的企业便雪上加霜,只好拆东墙补西墙,致使企业资产被挖空并形成恶性循环,说很多企业就是被高利贷压垮的一点不夸张。
  滋生问题之二:极易引发各种犯罪。
  1.集资诈骗罪。放贷者通过承诺高利息、虚假宣传等手段,大量吸取公众、经营者的资金,一开始都能兑现,让那些出借者尝到甜头,愿意借钱的人越来越多。集资者随着手头上钱越来越多,胆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张扬跋扈、胡作非为,后虽拆东墙补西墙大量的钱还是换不上,问题越来越严重。吴英案、曾成杰案就是我国近年来发生的被法院认定为集资诈骗的两个最为典型的的案例。
  2.非法拘禁罪。一些玩高利贷的人往往雇佣一些社会闲杂好斗人员,甚至勾结黑社会,讨债、逼债,在借款人到期无法偿还贷款时,往往会对借款人或担保人强行拘禁,逼迫偿还贷款。还有放款合伙人之间因为资金问题发生矛盾而对同伙实行拘禁。
  3.绑架罪。一些放款人为追回贷款及巨额利息,有时铤而走险对借款人或他们的家属实行绑架,还有极个别的借款人为了偿还高额利息,绑架他人以获得赎金。
  4.诈骗罪。一些放款人为了保证“资金链”顺畅,往往利用他人的信任,采用欺骗手段获得资金。还有个别借款人为偿还贷款,采用欺骗手段骗取他人钱财,借钱时什么条件都答应,其实内心里借了就是准备不还,钱拿到手后就换手机号码,搬离住处玩失踪。
  5.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其实,绝大多数放款人自己并无多少资金,一般都是以高息高回报为噱头,吸收社会上不特定对象的存款,因此,往往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以上只是民间借贷极易涉及的几个主要罪名,有的还引发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等其他罪名。
滋生问题之三:影响银行金融秩序。
  首先,大量民间闲散资金因追逐高利不愿意存入银行,四大银行存款迅速锐减,银行正常业务的开展大大受限。一些银行内部人员甚至也玩起了高利贷,违规将银行的部分资金投放到高利贷市场。其次,民间借贷中的大量资金通过银行流动,造成银行业务混乱和资金流的虚假表象。再次,民间借贷自定利率,银行执行的都是国家法定利率,民间借贷利率远高于银行,使得银行对国家的利率政策无所适从。最后,因高利贷引发的一些突发事件会造成民众到银行疯狂挤兑现象,给银行造成混乱。
滋生问题之四:影响社会稳定。
  很多地方因民间借贷引发了群体事件,位于金字塔底部的民间借贷者上访闹事、相关命案时有发生,极大的影响了社会稳定。在提倡建设和谐社会的当代中国,在人民权利得到法律充分保护的今天,因高利贷而被逼家破人亡的事实依然活生生存在,这不能不说是法治社会面临的尴尬。
  二、民间借贷管理措施建议
  (一)发展和完善正规金融机构的服务
  金融部门应积极筹措资金,提高服务水平,加强服务创新。各商业银行应按照《银行开展中小企业贷款业务指导意见》的要求,切实改进中小企业的授信管理,加大信贷支持力度,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在坚持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的前提下,适度对那些经营管理水平较高,产品有市场竞争力,能够还本付息的企业加大信贷投入力度,支持其合理的资金需求。利用现代化高科技为民众提供尽可能简便、快捷的存款、贷款服务。各大商业银行的信贷资金在向国有企业、大中型企业倾斜同时,要适度满足地方经济发展的合理资金需求。人民银行应加强对农村信用社的政策引导。金融部门要创造条件,积极开拓融资市场,为企业直接融资创造条件,从而规范企业行为,同时也为投资者正确把握方向提供稳妥的金融环境。
  (二)银监会应切实担负起金融监管职责
  培育和建立合法的民间金融服务体系,改造民间信贷机构性质,引导民间信贷机构规范经营行为,有利于弥补目前我国金融体系服务不足的缺陷,满足多元化的社会金融需求。金融监管部门应制订严格的管理规定,给予民间金融一定的法律地位,尤其是对自发形成的有组织的金融活动应加强监管,避免“金融风波”;同时要坚决保护合法的民间借贷活动,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必须在继续改革和完善正规金融的同时,让非正规金融即民间金融逐步纳入正轨从而获得其应有的合法性地位。
  (三)政府应切实改善投资环境
  要加大投资体制改革的力度,建立储蓄投资转化核心机制,加快资本市场发展速度,积极为民间资本顺利进入投资领域拓宽渠道、扫除障碍。加快金融体制改革,为不同所有制经济主体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政府可尝试建立对民间借贷的监测体系,定期采集民间借贷活动的有关数据,及时掌握民间借贷的资金来源、资金投向、利率水平、交易对象等变动情况,为有关部门制定宏观政策提供数据支持,并相应地将民间借贷行为纳入宏观调控体系。
  (四)强化金融法律知识宣传,引导民间借贷健康运行
  首先在办理手续上,要引导其按照银行办理贷款的程序进行,做到有凭有据,对大额度贷款实行公证,防止产生不必要的纠纷;其次要引导民间借贷资金用于经济发展上,防止用于非正常消费。提高民众金融素质,对民间借贷的潜在风险进行必要提示,增强群众的金融风险意识和风险识别能力,提高投资者风险识别、判断能力。
  三、民间借贷立法建议
  民间借贷在我国普遍存在,且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相关问题愈演愈烈,目前已发展到影响社会稳定的程度,但却没有相关立法对此进行规制,这不能不说是个缺憾。目前仅有少量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比如最高利息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对于大额借款,须提供银行打款凭证等。这些意见是指导法院审判的,对如何规制民间借贷的运行作用不大,特别是不能有效打击高利贷。所以,笔者以为,当下迫在眉睫的不是民间借贷的民事立法问题,而是要加强刑事立法,出台一个刑法修正案,用以专门打击民间借贷中涉及的各种类型犯罪。具体有以下两点建议:
  (一)将赚取高利贷利息数额较大、情节严重的直接入罪
  管理民间借贷重点是遏制高利贷,即使尚未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只要赚取的利息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且数额较大、情节严重即可入罪。民间借贷这几年疯狂兴起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食利者靠“钱生钱”,疯狂地赚取高额利息。疯狂赚钱的背后,必有人严重受损。从美国和香港的经验来看,利用刑事手段打击高利贷是其共同的立法选择。香港地区《放债人条例》设定了两个高利贷界限,对于不同层次的高利贷规定不同性质的法律责任。违反该条例第24条(年息60%的实际利率)即属犯罪。
  目前我国刑法还没有直接打击高利贷的罪名。刑法中已有的高利转贷罪客体是信贷资金管理制度,非法经营罪的客体是国家许可经营物品或业务以及许可证或批准文件管理的市场秩序,该两个罪名尚不能将高利贷犯罪纳入其中。笔者建议的处理方式有二:一是可以直接将上述两个罪名客体扩大,将民间资金的利益保护纳入进去,比如高利转贷罪中的资金不限于金融机构的资金,应包括民间资金;非法经营罪中不准金融机构之外的单位或个人将吸收来的资金转手外借。二是干脆确定一个全新的罪名就叫“高利放贷罪”,主体是除金融机构外的单位或个人,客体是资金的正当使用权益,客观方面为将自己或他人资金以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向外放贷赚取利息且数额较大、情节严重,主观方面为故意。
  (二)降低民间借贷所涉犯罪的入罪门槛,加大打击力度
  1.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原来规定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30户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150户以上的即可入罪。笔者认为标准偏高,应降低一半,即个人15户、单位75户较为适宜。标准越高会造成问题越严重,而打击犯罪于初始阶段才更能保护民众利益。
  2.借款后债务人恶意躲避,频繁更换电话号码、搬迁住处的,此类行为达到一定时间、情节严重的,可直接定性为诈骗罪。
  3.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对象不宜有过多的限定,现在好多犯罪对象就是亲朋好友、同学、战友、同事。自家之外的人均可列入犯罪对象范围。
  结语:笔者以为我国当下的民间借贷问题应引起高度重视,有关问题亟待解决。其根本路径就是让民间借贷浮出水面,让民间融资阳光化、规范化和法制化,实现“疏”与“堵”的辩证统一,最终让民间借贷在我国经济建设中发挥应有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