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来到安徽省法学会官网!

高级
搜索

欢迎来到安徽省法学会官网!

高级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研讨成果 - 学术研讨

学术研讨

论渎职犯罪因果关系的认定模式

发布时间:2015-01-06 阅读次数:


论渎职犯罪因果关系的认定模式
罗国勇
内容摘要:一直以来,围绕渎职犯罪因果关系的有无、因果关系的必然性与偶然性以及因果关系的直接性与间接性等问题,司法实务界争议较多,客观上影响了渎职犯罪的认定与处理。本文试对渎职犯罪因果关系理论模式进行考察,分析渎职犯罪因果关系认定的逻辑原则,进而找出一条转型路径即“双层次”因果关系理论,为推动渎职犯罪司法实践提供参考。

  渎职犯罪的因果关系是刑法各类犯罪因果关系中最为复杂的一种,如何准确认定渎职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既是司法实务中争议的焦点,也是其中的一个难点。本文试对渎职犯罪因果关系理论模式进行考察和分析,为推动渎职犯罪司法实践提供参考。
  一、样态:渎职犯罪因果关系认定的模式及其不足
  渎职犯罪因果关系理论是建立在刑法因果关系理论基础之上的,我们运用不同的刑法因果关系理论对渎职犯罪的因果关系进行分析,可以出现不同的认定模式。
  (一)运用必然、偶然因果关系理论进行认定
  必然因果关系是指原因和结果之间存在着客观的、内在的、必然的、合乎规律的联系,表现为一个危害行为必然引起一个危害结果的发生,即“原因”引起“结果”。偶然因果关系是指两个必然因果关系交叉而形成的“前因”与“后果”之间的联系,即一个危害行为造成一个危害后果或危险状态,称为“前因前果”,其又与另一个危害行为相遇,产生了另一个危害结果,称为“后因后果”,这种“前因”与“后果”之间的关系,就是刑法上的偶然因果关系。如某火灾事故造成多人死亡,引发火灾的直接原因是甲的违章用电所致,但在事后调查中发现,消防部门对火灾事故的发生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消防部门的不作为虽然是火灾事故危害后果发生的间接、偶然的原因,但仍被认定为存在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因果关系。
  (二)运用相当性理论进行认定
  相当性因果关系理论认为,渎职犯罪中行为人的行为最后导致了危害后果的发生,但中间介入了其他因素,依据一般人的经验判断,如果最初的渎职行为对最后的危害后果的发生有着高概率的逻辑关系,就可以认定该渎职行为同危害后果有着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如果介入因素属于异常情况,且对最后结果发生起决定性影响,则原初渎职行为与危害后果之间的刑法因果关系被中断。如果介入因素并非异常,是经常会由渎职行为导致的,且介入因素对最后危害后果无决定性影响,则先前渎职行为与最后危害后果之间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1
  (三)运用监督过失理论进行认定
  这种理论最初是由日本学者提出的,该理论认为:在渎职犯罪中,直接引起渎职犯罪后果发生的责任人往往是渎职行为人的监督对象,由于渎职行为人监督不力,最终致使直接责任人犯罪,则渎职行为人也应承担相应责任。监督过失理论的合理性在于对监督者的疏于监督行为的否定性评价,而且此种否定性评价并不是以危害结果为源头从结果往前溯及原因,而是直接将监督者的过失视为最终危害结果的原因,即作为对直接责任人员的监督者,由于怠于监督,没有及时防范或纠正直接行为人的过失行为,以至于发生了危害结果,虽然其监督过失行为本身并不必然导致危害结果的发生,但具体危害结果已经包含在危险的实现的概念中,与最终结果的发生仍有一定关联,因而必须与介入的主体共同承担责任。
  (四)运用因果关系中断理论进行认定
  因果关系中断理论认为,在前行为行为者的条件行为与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正在进行中,介入自然的事实或他人的行为,此介入的事实或行为对导致危害结果具有决定作用时,其先的因果关系即行中断,即前行为与结果之间断绝因果关系,后行为者的行为(介入行为)与结果之间继而发生因果关系。这一理论有时用来判断玩忽职守罪的因果关系。如某市锅炉压力容器所检验员孙某在负责检验验收某个体浴室常压燃煤热水锅炉时,接受对方吃请,不正确履行职责,在被检验锅炉出厂资料技术参数完全不符合要求的情况下,仍在检验报告中作虚假记录,致使该锅炉取得市质量技术监督局颁发的《锅炉使用登记证》并投入运行。之后,该锅炉业主擅自将常压热水锅炉改为承压锅炉使用,最终发生爆炸,造成6死4伤的重大伤亡事故。当地法院依中断理论认定,检验员孙某虽然工作上有失误,不认真履行职责,但因常压热水锅炉在通常情况下不会发生爆炸,之所以发生爆炸且最终造成重大伤亡的结果是由于业主擅自改造的行为造成的,业主的改造行为属于异常介入,因而孙某的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中断,不承担刑事责任。2
  (五)运用客观归责理论进行认定
  我国有些学者主张运用客观归责理论来认定刑法因果关系,该理论通常认为犯罪行为到最后危害后果的发生是一种危险由制造到实现的过程。从刑法规范的本质出发,重在限定因果关系范围的客观归责理论应当成为法律因果关系的判断标准。依照客观归责理论,能够归责为一个行为的结果,只能是这一行为给保护的对象造成了法律禁止之危险,并致使这一危险现实实现,且在作为构成要件的结果之中。具体到渎职犯罪,要确定渎职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关键是要考虑渎职行为给法益带来的危险以及危险是否在危害结果中得以现实化。
  从上述几种因果关系的认定模式我们可以发现都存在一定的不足,无法作为统一的标准来对渎职犯罪因果关系进行认定。其一,偶然因果关系说在实践中无法为因果关系认定提供明确的标准,如果采用渎职行为不必然导致危害后果发生、但无渎职行为就不会有危害后果的判断理论,则无法看出偶然因果关系说的特别之处,其与条件说无异,也不能够对条件说进行有益补充。其二,相当因果关系说运用一般社会经验的标准来判断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但在具体操作中,其所主张的各种标准如概率性高低、介入因素异常性大小等都无法明确也难以固定,与司法人员的个人经验及主观认识联系较为紧密,在实践中会出现千差万别。并且因果关系中断理论的应用不利于对玩忽职守罪的严惩,尽管其对近因要求是介入因素必须能打断先前因果关系,如何才算打断因果关系也是比较难以认定的,如果以简单标准来认定,则中断理论将使造成危险状态的责任人逍遥法外。其三,运用监督过失理论对渎职犯罪因果关系进行认定同样存在不足。众所周知,原因与结果之间是一个发展的过程,远因对近因和结果都有一定影响力,而且渎职犯罪包含大量的过失犯罪,过失犯的考察以注意能力和注意义务为内容。在对此类过失渎职犯罪追究刑事责任时,在行为人的主观过失认定上面临着对行为人注意能力和注意义务难以认定的难题,从而导致监督过失理论难以适用。其四,客观归责理论对危险的界定往往难以具体,较为抽象,不利于渎职犯罪因果关系的准确认定。
  二、逻辑:渎职犯罪因果关系认定的原则
  基于上述分析,笔者认为,在司法实践中,对渎职犯罪因果关系的认定应注意把握几个原则,这些原则是指导我们对渎职犯罪因果关系进行正确认定的准则。
  (一)理性看待刑法各种因果关系学说。不同的因果关系学说导致对因果关系判断的复杂化,并容易使人们忙于对不同学说的分辩而忽视了研究刑法因果关系的目的。因果关系的研究目的在于为行为人因其行为导致的危害后果承担刑事责任提供客观依据,至于渎职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是必然的还是偶然的不是其所关注的。此外,由于渎职犯罪中各罪的危害、结果不同,刑事责任的轻重不同,所要求的渎职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联系程度也不同。如有些滥用职权类犯罪中的因果关系要求的是决定性联系,而有些玩忽职守类犯罪要求的是非决定性联系;有些犯罪要求直接联系,有些则要求间接联系。因此,对各种因果关系学说有一个理性认识是正确认定渎职犯罪因果关系的前提。
  (二)以追究刑事责任作为总的指导原则和出发点,正确处理因果关系与刑事责任的归责问题。刑事责任是渎职行为人实施渎职犯罪行为的法律后果,其有无和程度如何都取决于渎职犯罪行为是否存在以及危害程度如何,从这一点来说,刑法因果关系是追究刑事责任的一个前提要素。3既然刑法因果关系研究的最终目的是为刑事责任寻找客观基础,那么渎职犯罪因果关系研究的范围如何确定就不可能不考虑这一因素,否则也就失去了其存在于刑法中的意义。因此,渎职犯罪的因果关系研究离不开刑事责任这一根本目的。同时,我国刑法中的刑事责任是出于报应与预防的双重功能而设立的,这就要求刑事责任必然是客观责任与主观责任的统一,渎职犯罪因果关系只能是决定客观责任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因此,在实践中,既不能把刑事责任与因果关系完全割裂开来,也不能将二者完全等同。
  (三)在因果关系认定中要注意把握渎职行为对危害结果所起作用的程度大小。刑事犯罪的应受惩罚性是一定的,在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已经明确的前提下,其应受惩罚性对所产生的客观危害程度也相对是一定的。但是,客观方面的危害是通过多方面因素来表现的,因果关系与危害结果就是其中较重要的两个。危害结果的轻重决定着客观责任的大小,危害结果越大,客观责任则越大。同样的渎职行为对危害结果产生了一样的作用,如果产生的危害后果较轻,则可能不构成渎职犯罪,仅是行政责任的处罚,但产生了极为严重的危害结果时,行为人要承担的刑事责任就相对重得多。因此,在分析因果关系时,危害结果的严重程度起着较大作用。
  (四)应根据不同情况具体分析其因果关系。渎职犯罪的因果关系在不同案件中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简单的因果关系,不管是一因一果或一因多果,因果关系的判断较为容易把握。复杂的因果关系则较难认定,表现为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渎职行为共同作用产生了一个或多个危害结果,每一个渎职行为都是危害结果产生的原因。一般情况下是由多个行为人以前后相继的或者共同的渎职行为致使危害结果发生。由于涉及多个渎职行为人,且各行为人对结果的作用力不同,认定难度较大。如在先后连接型因果关系中,每一个环节的渎职行为都不能单独引起危害后果,但正是由于各个环节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都没有依法认真履行职责,最终多个渎职行为综合引起了危害后果的发生。对这种复杂情况下因果关系的判断必须厘清行为人的行为对危害结果产生的作用力大小,同时正确区分不同渎职行为之间是否存在引起、支配和从属的关系,从而认定各个渎职行为人的责任大小。
  三、转型:双层次因果关系理论的运用
  “双层次因果关系”来源于英美法系,这种因果关系学说认为:渎职犯罪的因果关系认定应当首先判定渎职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事实因果关系,如果得到肯定的答案,则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判断这种事实因果关系是否属于渎职犯罪的构成所预定的法律因果关系。4这种因果关系认定模式有一个从事实原因到法律原因逐步筛选的过程,即区分事实因果关系和法律因果关系。这个筛选过程也可称为“客观归责”的判断过程,是从客观联系来判断行为人是否要对危害结果承担责任。
  (一)双层次因果关系认定的程序
  双层次因果关系的判断依下列程序进行:第一步(也称第一层次),围绕危害结果来划定具有法律价值性的一切事实(包括渎职行为和相关事件)。采取“由果溯因”的方法,即找出与危害结果有关的一切渎职行为与事件,然后再以“社会经验法则”从渎职行为与事件中进行筛选,最终确定具有法律价值性的事实。第二步(也称第二层次),从筛选出的具有法律价值性的渎职行为或事件中进一步筛选,找出法律上所要求的相当的因果关系,决定刑事责任的归属,这是“法律原因”所要解决的问题。
  (二)事实原因的确定
  以危害结果为圆心,以导致结果产生的必要条件为标准,划定全部事实原因。在事实原因的确定过程中,应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事实原因的选择标准是以必要条件来进行划定,即两个事实之间的联系只有存在“假若没有A,B就不会发生”的情形时,才可以认为A是B的事实原因。在应用此公式对渎职行为与危害结果进行描述时要有具体内容,防止出现描述过于抽象而把实际存在的事实原因给过滤掉。
  二是要客观、全面地挑选事实原因,尽可能查清对结果发生作用的全部事实。客观就是要从案件事实出发进行判断,防止出现主观臆断代替客观的情况。全面就是要查清对危害结果起必要条件作用的全部事实,包括人的行为和不属于人的行为的事实及自然力。尽管刑法关注的仅是人的危害行为,但对于渎职犯罪而言,不属于人的行为的事实和自然力在判断渎职行为对危害结果发生作用的原因力时具有积极意义。
  三是从全部事实原因中确定对结果起积极作用的原因,从而区别于其他一般性因素。刑法因果关系中的行为要求的是人的行为,同时其结果也要求是危害社会的结果:通常是事物发展非正常状态下的异常结果,因此对人的这种行为的异常性进行刑法干预是必要的,也是维护社会秩序的需要。如在司法人员失职致犯人脱逃的案件中,不能以如果司法人员不带领犯人到狱外,就不可能发生犯人脱逃为由,将狱外活动也理解为犯人脱逃的原因,狱外活动只是为司法人员看管不严的失职行为提供了环境条件,没有对结果的发生起到积极的作用。
  但是在事实原因的判断过程中,以下两种情况应避免出现:第一,不能用假定的因果关系来否定已经存在的因果关系,即不能进行这样的假定:即使行为人不这么做,危害结果也会发生;第二,不能采用合义务的择一举动否定不作为的因果关系,比如认为即使行为人不这么做,其他人也会这么做。
  (三)法律原因的确定
  对法律原因的判断应以事实原因对危害结果产生积极作用的程度作为判断标准,综合刑法的目的、犯罪构成、个案具体情况等因素来分析。在法律原因的判断上应注意以下几方面:
  1、在判断事实原因作用程度的基础上,选择对危害结果起较大作用的人的危害行为作为法律上的原因。对于渎职犯罪中的渎职行为,在判断其对危害结果起作用的程度时,要把握以下几点:一是对危害结果的产生是否起决定性作用。所谓决定性作用,就是行为自身包含了独立导致危害结果产生的原因力,在不需要其他因素配合的情况下就能够独立地导致危害结果的发生。如徇私枉法罪中法官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判其无罪,或者警察私自放走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罪犯。二是危害结果的产生是否由直接的行为人所引起。对于存在多个独立的事实原因的情形,导致危害结果产生的直接的行为人的作用大于间接者。如果渎职行为与危害后果之间存在其他因素的介入,还要判断介入因素与原来因素之间的关系,看是否具有独立的作用,能否切断原来因素或前行为的原因力,以此来判断介入因素与前行为对危害结果发生所起作用的程度。三是引起危害结果产生的事实原因的数量。单独的渎职行为造成的危害后果,其对结果所产生的作用通常情况下要大于由多个原因共同起作用时每个原因所起的作用。四是受害对象是否存在引起危害结果发生的有利因素及此因素作用力的强度。五是渎职行为本身对职责要求的违反程度。
  2、刑法分则中规定的渎职犯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实际已预先规定了渎职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这种因果关系因罪而异。因此,对渎职犯罪因果关系的判断实际上也是犯罪构成要件中客观方面的判断,要通过对犯罪构成要件的分析找出个罪所要求的因果关系联系程度。渎职犯罪中,渎职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联系既可能是决定性的联系,也可能是非决定性的联系;既可能是直接联系,也可能是间接联系。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的《渎职侵权犯罪立案标准》在很多罪名中将间接损失作为立案依据,也是符合渎职犯罪构成特征的。
  3、法律原因认定的步骤:首先要判断行为是否属于刑法渎职犯罪规定的渎职行为,如果属于则确定其职能,明确其渎职所在。其次,看该渎职行为在危害结果发生过程中有没有起到积极的实质性的作用。这种作用通常有以下体现:一是渎职行为有没有为危害结果的发生制造了危险,而这种危险又在法律所不允许的情况下使危害结果变成了现实;二是有没有为其他的因素所具备的造成结果的危险变成现实创造有利条件;三是有没有因渎职行为而促成了某种潜在的危险提前实现;四是有没有因渎职行为而使已经发生的危害结果进一步扩大,即增加了损害的程度。最后,对法律原因的数量要进行判断,同时对渎职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联系程度也要判断,以便确定主、次原因。
  4、“不作为”渎职犯罪的法律原因判断。渎职行为表现为不作为时,危害结果的发生通常都是由于其他因素的介入而引发了某种潜在的危险,但渎职行为人是负有防止这种危险变成现实的义务(或职责)和能力。由于行为人没有积极地履行这种义务(或职责),从而为危害结果的发生创造了条件。不作为的渎职犯罪因果关系判断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一是行为人是否具有防止危害结果发生的法定义务;二是行为人在危害结果发生的条件下,有没有具有履行这种义务的能力;三是如果行为人履行了这些义务,危害结果发生的实际可能性是否就能避免。

注释:
  ①张军:《刑事审判参考》(总第37集),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78页。
  ②包健:《如何认定过失渎职犯罪的因果关系》,《检察日报》2006年11月30日第四版。
  ③张绍谦:《刑法因果关系研究》第2版,中国检察出版社2004版,第107一108页。
  ④杨志国:《玩忽职守罪因果关系的司法认定模式研究》,载《人民检察》2007第19期,第2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