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来到安徽省法学会官网!

高级
搜索

欢迎来到安徽省法学会官网!

高级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研讨成果 - 学术研讨

学术研讨

破裂亲情的司法修复

发布时间:2015-04-30 阅读次数:


破裂亲情的司法修复
   ——离婚协议中房产赠与条款之伦理性考量
赵庆飞
一、房产赠与造成的亲情裂痕:父母撤销赠与或协助子女办理房产过户
  案例一:陈某与顾某系夫妻,顾某某系双方婚生女。2000年12月,陈某与顾某因感情不合在民政局协议离婚。在对家庭财产分割时,双方约定将共同购买的门面房赠与给女儿顾某某,在顾某某未成年之前,该门面房由陈某管理,出租收入的30%归顾某、70%归陈某和顾某某。2012年4月,顾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赠与。顾某某另案提起诉讼,称离婚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协议合法有效,请求法院判令陈某与顾某将房屋交付,并协助办理房产过户登记手续。在庭审中,陈某表示认可,但顾某坚持要求撤销赠与,不同意协助。
  案例二:黄某与陆某是一对离异夫妻。2009 年初,双方离婚时,在离婚协议中约定儿子由黄某抚养,陆某支付抚养费,陆某自愿将其婚前购买的一套房屋赠与前妻黄某及儿子,同时陆某还支付离婚补偿金给黄某。双方离婚后,陆某一直未将该房屋产权过户到前妻和儿子的名下。2011 年 3 月,黄某和儿子将前夫陆某诉至法院,要求按离婚协议的约定,将房产过户。而陆某辩解说,房子是其婚前个人财产,离婚协议中对该房的约定实质是赠与给前妻和儿子,在该房产权未转移前,他有权撤销赠与。
  从马鞍山市两级法院离婚后财产纠纷的审理情况来看,该类案件呈现出以下五个特点:1.离婚后财产纠纷占离婚纠纷的比例不高,但呈逐年上升趋势;2.涉及房屋赠与事项的离婚后财产纠纷占绝对多数,比例均在75%以上;3.涉及房屋赠与事项的离婚后财产纠纷数量逐年大幅增加;4.涉及房屋赠与事项的离婚后财产纠纷往往“一事两讼”,即夫妻一方提起撤销赠与的诉讼,而子女一方提起确认之诉;5.尽管该类纠纷的当事人具有亲属关系,但因房产价值巨大,加之离婚后再婚产生的新矛盾等现实原因,往往调解难度大。
  二、法律适用之困境:《婚姻法》及司法解释与《合同法》规定之间的冲突
  离婚协议是一个复合协议,既包括解除婚姻关系的形成行为,也包括夫妻财产分割及子女抚养的附随行为。与普通赠与行为不同,父母在离婚协议中约定房产归子女所有,往往是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或者称目的性赠与,并不一定是无偿行为。这一点,在最高人民法院2011年8月12日举行的关于通报《婚姻法解释(三)》有关情况的新闻发布会中可以看出,“如果当事人协议离婚未成,那么事先达成的附协议离婚条件的财产分割协议不生效。”
  有关财产分割协议的订立、生效、无效、撤销、变更等问题,仅仅依靠《婚姻法》是无法调整的,还是要将《合同法》的原则作为适用法律的依据,只有当两者发生矛盾,或者适用《合同法》无法体现离婚协议的特殊要求时,方可以《婚姻法》为指导谨慎地排除《合同法》中某些条款的适用。笔者以为,无论是法律规定还是具体的案件事实,离婚协议中的房产赠与问题均比较复杂,法律适用问题也不宜一概而论,应注重赠与条款的无偿性和离婚协议的身份性之间的协调平衡。审理中注意《婚姻法》或者《合同法》的衔接配合、相辅相成,而不是把两法看成是冲突和排斥的。
  处理离婚协议中赠与条款的法律适用问题,主要取决于其定性问题,包括房产的性质和赠与条款的性质两方面。具体而言,房产的性质主要指个人财产还是夫妻共同财产的问题,如离婚协议中处理的是夫妻共同财产,则更多地应该考虑双方共同的意思表示及房产权属的唯一性,如一方反悔,而另一方愿意履行,则应适用《民法通则》和《婚姻法》的规定,不应允许当事人一方单独行使撤销权,如双方协商一致,均要求撤销对子女的赠与,则应当视为夫妻双方对婚姻关系的解除没有争议,只是对房产问题达成了新的合意,系就财产问题进行的新的选择,可以适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赠与条款的性质,主要指赠与条款系纯粹财产处理还是附属于身份关系的问题,如赠与条款与婚姻解除、子女抚养等事项紧密相关,甚至是解除婚姻关系的条件,则应认定该赠与系身份关系的一部分,适用《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反之,如当事人能举证证明赠与条款系与身份关系无关的纯粹的单方赠与,可认定为财产处理问题,得适用《合同法》和《物权法》的规定。司法实践中,应对此作严格审查。在两者的审查上,应当有先后顺序之分,首先是财产性质的审查,如房屋为夫妻共同财产,而只有一方反悔,则无需另行审查赠与条款的性质,只有在房屋属个人财产的情况下,方有必要对赠与条款的性质进行进一步审查。
  三、离婚协议之伦理性考量
  (一)伦理性考量之根源
  一方面,对离婚协议中的赠与条款进行伦理性考量的根源在于婚姻关系的伦理性。婚姻是以生理性别为基础的社会构建,不仅是两性的生物性结合,也是伦理道德、风俗习惯、法律规定的综合性产物,具有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两种属性。婚姻伦理是在婚姻的缔结、维持以及解除的过程中,婚姻主体应当遵守的道德准则和行为规范,婚姻伦理既调整感情关系,也调整社会关系。离婚协议本质是解除婚姻关系的协议,因而受到婚姻伦理的约束,在审查其中赠与条款的过程中,自然要考量伦理性因素。
  另一方面,婚姻的伦理性规定使婚姻受到真实的和伦理的婚姻关系的制约。婚姻中,责任不仅仅是夫妻相互间的,还包括夫妻作为一个整体对社会、国家应承担的责任,当然包括对家庭成员的责任。自由是人类永恒的追求,但任何自由也都是相对的,离婚自由亦如此,基于保障子女权益和父母离婚自由之间的利益均衡,许多国家对离婚自由进行了限制。如前所述,对于房产赠与条款的效力问题,理论界和实务界都存在很大争议,《婚姻法》及司法解释与《合同法》、《物权法》的相关规定又不尽一致,无论是否适用,或者单纯地适用何种规定,都难以使人信服。此种情况下,对赠与条款进行伦理性审查,对身份性和财产性进行甄别,进而作出更加公平合理、更加让人信服的司法判断,显得更具有现实意义。
  (二)伦理性考量之现实意义
  离婚协议是夫妻双方为了解除婚姻关系而达成的共识,内容一般包括自愿离婚、子女抚养、共同财产分割三方面内容,前两项具有人身属性,而财产分割则属于财产性质的问题。如前所述,离婚协议中赠与条款的性质问题,决定了该问题的法律适用,进而影响到赠与人任意撤销权的行使,关系到夫妻双方和子女的重大权益。因此,对离婚协议中房产赠与的性质审查,应慎之又慎,不仅要遵守现行立法的规定,还要结合婚姻家庭案件的特点,对离婚协议进行相应的伦理性审查。
  考虑到《合同法》和《婚姻法》的调整范围不同,以及在整个民法体系中的不同作用,在处理离婚协议中的房产赠与问题时,应更多地关注协议的身份性和整体性,维护离婚协议的合法效力,严格限制当事人的任意撤销权。试想,如果一方当事人为达到尽快离婚之目的,在协议离婚时同意放弃房产,离婚之后又反悔,要求撤销赠与。这种做法既无诚信又显失公允。因此,在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反悔一方没有证据证明在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应依法不予变更撤销。正因如此,在上述两则案例中,法院均认定房产赠与条款系离婚协议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应适用《婚姻法》和《民法通则》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离婚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应按照协议约定履行各自义务,赠与人要求撤销赠与,不予支持。
  四、亲情修复之路径
  (一)立法建议:明确子女接受房产赠与的权利
  家是不可分的概念,家产属于家这个整体,不论过去还是现在,家庭财产制一直是中国人生活的基本方式。在夫妻双方协议离婚时,不仅要考量双方关于财产问题的意思表示,还要考量作为家庭成员中子女的权益。关于房产赠与的问题,《婚姻法》及其解释二比较注重婚姻家庭的伦理性和身份关系的特殊性,而《婚姻法》解释三更多地考虑财产法原理。考虑到离婚协议的本质,即附条件地解除婚姻关系,同时,兼顾赠与的单方性、无偿性,出于民事法律利益平衡之理念,应对夫妻双方与子女之间的权益加以平衡。笔者建议,在《婚姻法》或司法解释中明确:夫妻双方离婚时约定将房产赠与给子女的,该约定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一方反悔的,可在离婚后一年内请求变更或者撤销,除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外的,不予支持;如夫妻双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前均主张撤销赠与,而子女请求继续履行的,可以按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处理。
  (二)任意撤销权之严格审查
  协议离婚包括人民法院调解离婚和夫妻双方在民政部门登记离婚两种方式,前一种方式中调解协议经过了民事调解书的确认,其中所包含的房屋赠与条款不得撤销,主要基于两条理由:1.离婚协议中的房屋赠与是为了履行基于亲情等道德上的义务,系“具有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因而不得撤销赠与。2.从法律效力来看,调解书属于人民法院对离婚协议进行实质审查后作出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书,该调解书一旦生效,即赋予了其与判决书同等的强制效力,其效力应该等同于或高于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双方当事人均必须履行,故调解书中确认的赠与条款不可撤销,也符合《物权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因人民法院、仲裁委员会的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等,导致物权设立、变更、转让或者消灭的,自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等生效时发生效力。”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所称调解书中的房产赠与条款不可撤销,指的是赠与人不得依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行使任意撤销权。但如出现第一百九十五条情形的,赠与人得以主张撤销,即“赠与人的经济状况显著恶化,严重影响其生产经营或者家庭生活的,可以不再履行赠与义务。”这是伦理性审查的内在含义之一,也是由赠与的单方、无偿性质决定的,即不能因为要求赠与人履行义务而影响了其基本生活。
  与诉讼调解离婚不同,夫妻双方在民政部门登记离婚时的离婚协议并未经过实质性审查,其中涉及的房屋赠与的条款本身不能作为对抗当事人法定撤销权的理由,此时,应审查的内容应至少包括以下几方面:1.房产的性质,即夫妻共同财产还是一方个人财产。2.行使撤销权的主体,即夫妻一方还是夫妻共同主张撤销。3.房屋赠与条款在离婚协议中的地位,即房屋赠与是单纯的财产问题,还是与离婚问题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离婚协议中的其他条款是否已经考虑了子女权益的保护。4.夫妻双方在协议离婚时关于房产赠与的其他考量因素,如是否就该问题与对方、子女进行过协商,是否征求了的其他亲属的意见等等,以印证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作为参考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