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来到安徽省法学会官网!

高级
搜索

欢迎来到安徽省法学会官网!

高级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研讨成果 - 学术研讨

学术研讨

论后位继承人的期待权

发布时间:2015-04-30 阅读次数:


论后位继承人的期待权
  
唐 震 杨雯雯
  内容摘要:继承是历史范畴,继承法则承载着特定历史背景下的价值追求与道德判决,孕育着观念的变革与制度的构建。我国继承法自1985年制定以来,已走过30年的风雨历程,现正面临着理论与制度的重大调整,修正势在必行。由杨立新教授与杨震教授承担的《中国继承法修正草案建议稿》率先提出要将后位继承制度写入我国继承法,这一举措堪称良策。1可是关于后位继承人的法律地位以及权利性质的界定却鲜有一提。本文拟对对后位继承人的权利性质作进一步探讨与辨析,力求后位继承制度更为完善地融入我国继承法体系,以期实现我国继承法理论变革与制度创新。

  所谓后位继承也称次位继承,是指因遗嘱中所规定的某种条件成就或期限的到来,由某遗嘱继承人所继承的财产又移转给其他继承人承受的继承制度。被指定首先承受该遗产的继承人称作前位继承人,也称先位继承人;其后从前位继承人处取得遗产的继承人称作后位继承人,也称次位继承人。后位继承人只有在遗嘱中所规定的某种条件成就或期限到来时,才能从前位继承人处取得遗产。2遗嘱人死亡后至遗嘱中指定的条件成就或期限到来前后位继承人享有继承既得权,而该继承既得权本质上属于一种期待权,可以用于继承、担保、处分等自由流通。3
  一、后位继承是一种附条件或附期限的民事法律行为
  完整的后位继承制度包含两个环节:前位继承和后位继承。遗嘱人死亡后,遗产交付给前位继承人,此谓前位继承;待遗嘱中指定的条件成就或期限届至,遗产再交付给后位继承人,此谓后位继承。而后位继承法律关系中前位继承人与后位继承人之间的这一法律行为我们将其定性为附条件或附期限的民事法律行为。
  (一)后位继承法律关系是附延缓条件的民事法律关系
  所谓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是指当事人以将来不确定是否发生之事实为限制法律行为效力发生或消灭之条件的一种意思表示。依据条件成就而致该行为法律效力之不同为划分标准,可将条件分为停止条件和终止条件。其中,停止条件也称延缓条件,指该民事法律行为效力发生与否完全取决于该条件的是否成就,条件成就,该行为生效,否则,反之。而终止条件也称解除条件,是指该民事法律行为效力终止或消灭与否完全取决于该条件是否成就,条件成就,该行为效力终止,否则,反之。在后位继承中,当遗嘱人在遗嘱中仅指定了条件而未指定期限时,该后位继承为附延缓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因为后位继承的宗旨在于确定遗产能否在前位继承人与后位继承人之间发生第二次流转。若条件成就,遗产所有权人由前位继承人变更为后位继承人;若条件未成就,遗产所有权人仍为前位继承人。条件成就与否决定了遗产所有权能否最终归属于后位继承人。
  我国《民法通则》第62条规定了附条件的法律行为,4《合同法》第45条同时规定了附停止条件(延缓条件)和附解除条件的法律行为并且附加了条件的拟制,5我国台湾地区和德国也分别针对这两种附条件法律行为作了相应的立法规范。由此可见,后位继承制度虽尚未写入我国继承法,但却是一种典型的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
  (二)后位继承法律关系是附期限的民事法律关系
  所谓附期限法律行为是指当事人以将来一定会到来之期限作为限制法律行为效力发生或消灭之条件的一种意思表示。附期限与附条件不同之处在于条件能否成就属不确定因素,而期限则一定会到来。当然,难免有巧合之处在于条件与期限界限的模糊或混淆,例如约定以一方之死亡作为限制法律行为效力之条件,人必将会死,但是何时死亡却无从确定,此时我们应认定为此行为属于附期限,而不是附条件。期限一定会到来,并不意味着期限一定仅指时间,一切可以用时间衡量的事件均可以作为期限,例如日出等。期限一定会到来,但作为期限约定的事件却不一定如期发生。在后位继承中,若遗嘱人指定了期限而不是条件,那么该后位继承行为就是附期限的民事法律行为。
  二、附条件或附期限的民事法律关系是否构成期待权
  (一)附延缓条件的民事法律关系构成期待权,附终止条件的不构成
  附条件同附期限一起被称作是期待权概念的抽象基础,6关于这一说法,王泽鉴、谢哲胜、张俊浩、王轶以及申卫星等学者均有过专门的论述表示赞同。其中申卫星认为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之所以会构成期待权主要是因为:7
  1、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具有一定的确定性。首先是民事法律行为成立要件的确定性。所附条件约束的是该法律行为的效力而非成立要件,该法律行为在附条件之前成立要件已经完全具备,只是效力的开始或结束要取决于所附条件成就与否。其次是受益方对该法律行为所指向之利益具有取得上的相对确定性,并非单纯的主观期待。正如后位继承人对前位继承人手中的遗产的取得因为有遗嘱的存在而具备了合理性与合法性,区别于法定继承中继承人在遗嘱人死亡之前对遗产享有的纯主观欲望上的期待。
  2、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受到法律的保护。在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中,双方当事人受该条件之约束,不能单方面撤销其意思表示,并且负有待条件成就时实现所约定之法律效果的义务。此外,任何第三人也负有不得侵害此法律地位的义务。在后位继承中,《德国民法典》明确规定了后位继承人的可转让权以及第三人的不得侵害义务,从而使后位继承人的这种期待上升为期待权,成为受法律保护的地位。8同样我国《民法通则》第62条和《合同法》第45条亦承认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的合法性及其应当受保护的法律地位。
  3、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具有独立的权利机能。对于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在条件未成就之前,权利人已处于受法律保护的特定地位,而这种地位从经济学的角度考量,宜成为市场交易的客体,关于这一点,日本、法国均无异议,9即便是在民法典未作明确规定的德国,其法学界也普遍承认附条件权利人之法律地位具有充分的可流转性、可继承性和可设定质押性,由此便可得出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具有独立的权利机能这一结论。10
  综上所述,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是一种典型的期待权,但如前面所讲,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分为附延缓条件和附解除条件两种,并非此两种均属于期待权。基于以上要件,附延缓条件民事法律行为是一种典型的期待权,但附解除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则不然。理由如下:期待权的本质在于随着时间的推移、构成要件的完全具备而致的新的权利的取得,而这正是附延缓条件民事法律行为之功用,但附解除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则恰恰相反。附解除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要义在于条件的成就而致的既有权利的消灭。正如维尔纳•弗卢沫所指出:延缓条件只有当一项法律关系未被建立时才有意义;而一项已建立的法律关系将被一个解除条件所终止。11所以当一项法律关系被附解除条件时,功用在于终止既存法律关系,而非产生一项新的权利,这与期待权背道而驰,所以附解除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并非期待权的类型。而在后位继承中,为使后位继承人将来取得遗产所有权,遗嘱中指定的条件必为延缓条件,绝非解除条件。所以当后位继承指定条件而非期限时,后位继承人享有的便是期待权。
  (二)附始期和附终期的民事法律关系均不构成期待权
  附期限的民事法律行为不构成期待权。附期限的民事法律行为是指以期限的到来作为该行为效力发生或消灭的依据,其中,期限可以分为附始期和附终期两种。《德国民法典》第163条规定:对于附始期法律行为准用关于附延缓条件的规定,对于附终期法律行为准用附解除条件法律行为的规定。附期限法律行为准 用附条件法律行为之规定仿佛已成为常态,但是张俊浩认为只有附始期的权利才可以构成期待权,而申卫星则认为附始期和附终期的法律行为均不可以构成期待权,笔者从之。
  期待权与期待虽不相同,但却同样蕴含期待的意思,必定会到来的权利便不是期待权。期限与前文论述的条件不同,条件之发生与否存在不确定性,而期限则必须是可以到来的。由于期限的必定到来便导致了权利取得的确定无疑,由此期待也便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无论是附始期亦或附终期的民事法律行为,期限的必定到来决定了附期限的民事法律行为终究不可能构成期待权。所以在后位继承中也就出现了两种情况:若遗嘱中指定了条件,则后位继承人享有期待权,若遗嘱中指定的是期限,那么此时后位继承人享有的便不是期待权,此时后位继承人可以选择处分遗产而不是自己的期待权。由此可见,后位继承人能否享有期待权并非一概而论。 

注释:
  ①杨立新、杨震等:《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修正草案建议稿》,载《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2年第5期。
  ②孙毅:《继承法修正中的理论变革与制度创新-对继承法修正草案建议稿的展开》,载《北方法学》2012年第6卷第5期。
  ③张龙:《论后位继承制度》,黑龙江大学硕士毕业论文。
④《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62条:民事法律行为可以附条件,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在符合所附条件时生效。
⑤《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45条: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生效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失效。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
  ⑥王轶:《期待权初探》,载《法律科学》1996年第4期。
  ⑦⑩11申卫星:《期待权研究导论》,载《清华法学》2002年第1卷第1期。
⑧《德国民法典》第2140条:在后位继承的情形发生后,前位继承人有权在与以前相同的范围内处分遗产标的,直到知道或应当知道后位继承开始时为止。第三人在法律行为实施时知道或应当知道后位继承开始的,不得援用这一权利。
  ⑨《日本民法典》第129条:在条件成否未定期间,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得依一般的规定,将其处分、继承、保存或担保。《法国民法典》第1179条:附条件权利可以成为财产继承的标的。